国家医保定点专科医院(05155011)不受医保指定医院限制
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 > 首页 > 媒体报道 > 院长访谈 >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英国帝国理工医学院客座教授、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院长王执礼:医之大者,以爱为旨--来源:中华英才
文章来源:中华英才 时间:2013-04-12 13:42 点击:
    来源:中华英才 2012.10.01 NO.19-20期 总535-536期
http://www.zhyc.com.cn/inhalt.asp?id=965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英国帝国理工医学院客座教授、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院长

    王执礼:医之大者,以爱为旨
 
 
封面
 
 
封底
 
他是英国皇家医学会中为数不多的华裔院士;他50岁回国,在北京创办亚洲最大的糖尿病专科医院;他拥有5项世界首创科研成果,开创能体现系统生物工程的“保护修复胰岛细胞功能综合疗法”,为世界糖尿病研究和治疗方法创新作出突出贡献。
 
王 执礼 1950年生于天津。英国皇家研究生医学院医学哲学博士。全国政协委员、英国皇家医学会院士、英国中华医学会主席、英国帝国理工医学院内分泌代谢医学系客 座教授、中国医师协会内分泌分会常务理事、中国侨联特聘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学基金会糖尿病基金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院长。(图为 王执礼教授在英国伦敦大学皇家研究生院获医学哲学博士学位)

 

 

经 年累月地呆在生死交界线上,每天面对一个人状态最差的时候,一个人会沮丧。所以我觉得我做不了医生,做医生的人比我们一般人有更坚强的神经。我对医生 最敬仰的地方,是他们的内敛和克制,这是职业训练出来的,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给你信任。”此话出自著名编剧、《心术》的作者六六,似乎也代表了多数人对医生 的印象。

当我们见到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院长、著名糖尿病专家王执礼的时候,这番话得到了验证,但同时也不尽全 面,失于概念化、模式化。王执礼从乡村“赤脚医生”到 天津第二医院心脏内分泌科主任,再到英国伦敦大学皇家研究生医学院博士、高级研究员、客座教授,最后创办亚洲最大的糖尿病专科医院——北京朝阳糖尿病医 院,“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然而,钻研、奉献路上的坚持不懈、理性严谨都是由一份激情、热爱为支撑,王执礼说:“我从来不 把医生仅当作一个谋生的手段,任何职业,如果你不是发自内心的热爱,而只是将它当作一个单纯的谋生手段,你就不会有激情,就不会有创新,是不会非常成功 的。”

除了医院管理工作之外,王执礼还肩负一些社会工作,承担一些科研项目。但他最喜欢在一线的感觉,他一周查 两次房,从上午9:30开始一直到下午,争取与每 一位病人能够交谈;他保证每周出门诊一次,对于那些远道而来、慕名而来的患者一定亲自诊疗;他要求值班医生和主治医生在晚上10:00左右向他汇报那些病 情复杂患者的情况,以便跟踪疗效、调整方案……“心系患者,这就是医德”。

“无论穷人、富人,职位低的人、职位 高的人,来到我这里,我都将他们视为亲人。”在王执礼看来,一个人若没有悲悯情怀和爱心是不适合做医生的,所谓“心术 要正”、“心眼要实”、“心肠要好”。王执礼说,高明的医生除了需要具备深厚、系统的理论知识,极强的科研能力和丰硕的科研成果,还必须有丰富的人生经 验。所谓“道”较之“术”的高级,往往就在于通过人生经验总结、感悟出的超越一般人的智慧。

无论是王执礼亲切的笑容、分析问题时富于感染力的语言,还是他勇于技术创新的精神、对生命和宇宙充满哲思的见解,都会打破你先前对医生固有的刻板印象。“医学既是科学又是艺术!”这句话道出了王执礼这位医学哲学博士的行医哲学。

 

从背诵《纪念白求恩》到成为英国皇家医学会院士

“我 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 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王执礼与许多上个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人一样,是从背诵《纪念白求恩》长大的。他 出身于天津,后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插队到河北省青县。由于长期的强体力劳动,加上冬天睡在冰冷的土炕上,王执礼患上了“关节疼痛”,且越来越重,“幸而我 遇上一位解放军军医用针灸治好了我的关节疼痛。那一次,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医生的伟大,我想到,白求恩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献出了他卓绝的医术和宝贵的生命, 我一个中国人,更是应该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同时为他们服务。‘为人民服务’这是当时我们那一代人最纯朴、真实的想法。”

从 那时候起,王执礼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白天下地干农活,晚上自学苦读,甚至用自己的身体做针灸穴位试验。“任何职业都需要一些天分,这就像职业敏 感,会计对数字敏感,画家对颜色敏感,我对医学著作就十分敏感,能够学得快,理解得快。”王执礼很快就成为当时村子里有名的“赤脚医生”。

1972 年,王执礼被推荐到河北省沧州卫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河北省某医院当医生。王执礼年轻时还有一位偶像——华罗庚,“他当时没有条件上大学,便利用 在学校当校工的机会旁听,学得认真,成绩很好,终于争取到去英国的读书机会,后来还被英国剑桥大学聘为教授,所以我认为人只要有理想,有追求,努力拼搏, 就会有美好的未来。”

王执礼上过函授、上过夜大,1984年参加了全国研究生的统一考试,已过而立之年的他最终 以学科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取了天津医科大学内分泌学科研究生。此 后,王执礼选定了其一生的研究方向——攻克糖尿病。“因为糖尿病是一种内分泌代谢性疾病,它以其并发症多、难治愈等特点,被称为危害人类健康的‘隐形杀 手’。征服糖尿病,是世界医学领域重大的课题之一。我有一个观点,人不要只捡容易的事情来做,有时候需要一些挑战,当你攻克难题的时候,才真正体会到那种 自豪、成就。”敏而好学的王执礼在硕士毕业后,破格晋升为副主任医师。

1988年,王执礼的三篇有关糖尿病的论 文在“亚太地区糖尿病国际学术会议”上发表,他对糖尿病学的深刻认识和严谨的论证手段,受到了国际糖尿病学权威、 英国帝国理工医学院布鲁姆教授的关注。布卢姆教授非常欣赏王执礼的学术思想和医学研究素质,极力邀请他以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前往其实验室工作。当时,王执 礼已经担任了天津第二医院心脏内分泌科主任,主持完成了四项科研课题,其中两项被评为国家级科研成果,在业界引起很大反响,王执礼算是享有名气的青年专家 了。然而“不断超越”是王执礼不变的信念,他意识到国内医疗水平与国外仍存有差距,于是毅然放下已经拥有的一切,远赴他乡。

1990 年,王执礼在自己不惑之年获得英国伦敦大学皇家研究生医学院全额奖学金(该校曾出1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开始了攻读医学哲学博士的征途。“老师 布卢姆从同学那里听说了我学习非常刻苦,得知我几乎不出实验室的门,于是深夜12点打电话到实验室试探,结果我接了;半夜1点钟,他又打来,我还在。2点 钟,布卢姆听到我接电话的声音,着实被感动了,于是决定把一项重大研究课题交给我来独立完成。”布卢姆交给王执礼的课题,日本学者曾接手研究了两年,无功 而返,布卢姆实验室另一位研究人员在苦干四年之后也因难度太大最终放弃。就在很少的参考条件下,王执礼经过半年多的夜以继日地刻苦钻研,攻破了这一被布卢 姆及其他几位美国教授、专家评价为“世界最好的胰岛旁灌注系统之一”的科研项目。“保持胰岛细胞在体外正常生存的条件十分严格,需要合适的温度、氧气、营 养物质、蛋白质、电解质和酸碱度。通常研究人员可以从培养液中提取胰岛细胞分泌物,但不能连续数小时测出每个胰岛每分钟的激素和其它生物肽的动态分泌量。 为了精确地测量胰岛细胞对体外生物调节肽或激素的反应,就必须随时获得它的动态分泌物。这就是旁灌注系统的目的和难度。”王执礼解释。在此基础上,王执礼 又对世界公认的、经典的胰岛细胞培养液的配方和操作程序、方式做了进一步大幅度的改进,并发明了新的计算机控制的操作模式和方法,使之成为目前世界上唯一 能对离体的胰岛连续旁灌注4小时以上,同时还能证明这些被灌注的胰岛细胞处于生理状态,未受到离体旁灌注造成的损伤,因此可对各种新发现的调节多肽和激素 以及生物药物做出非常敏感的、准确的研究。这项成果令世界胰岛细胞研究及相关生物药物研究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1995 年,王执礼被英国皇家研究生医学院授予医学哲学博士;1996年,当选为英国皇家医学会院士。如今聊起当年的博士论文,王执礼仍激动不已:“这份 博士论文是我人生中最珍贵的成果之一。”翻开这本厚厚的长达300多页的全英文的著作,王执礼向记者解释了一下论文的标题:《调节性多肽对胰岛激素的调控 作用》。“医学哲学与一般医学有什么不同?”“医学哲学是将医学研究提高到哲学高度,直到临床实践。”王执礼回答:“没有新思想,就很难在实践中产生新创 见。在西方这是一门有较强医学背景和丰富实践经验的医师才有资格申请的专业。”闻听此言,记者突然想起了王国维总结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的三境界:“昨 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王执礼一路走来,正好 实现的是这三步式跨越。

 

从海外杰出留学生到报效祖国的创业者

在 王执礼的办公室里,有几张照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好几位国家领导人在访问英国期间与他亲切握手、交谈。“你们聊了些什么?”记者问。“领导对我们这些海 外留学生非常关心,我记得那是2001年,胡锦涛总书记当时任国家副主席对我说,在英国当上院士不容易,祖国建设需要人才,你要用专业知识为祖国服务。” 这几句话,深深地扎在王执礼的心中。

舍弃常常是为了更迈进一步。在英国的十几年间,王执礼先后在国际学术权威杂 志和会议上发表论文38篇,5项科研成果为世界首创,对糖尿病研究和开发糖尿病 新药具有重大价值,这使他在英国医学界已是声名赫赫。就在“知天命”的50岁,王执礼告别了他在英国富人区宽敞的别墅、舒适的生活,回到了故乡天津,这不 是简单的叶落归根,更是怀着一种职业使命。“我出去就是为了回来,回来更好地报效祖国。”王执礼曾作诗:“异国求学风雨路,十年一剑斩糖魔,哪任浮名遮望 眼,碧血忠魂系家国。”

回国后,王执礼首先在天津新技术产业园区成立了麦德森生物健康产业公司,后以这家公司为 基础在北京投资兴建了具有国际医疗、临床、科研、合作背景的国内最 大的现代化糖尿病专科医院。王执礼说,以他在欧美国家的见闻,那里的高科技产业化运行得非常好,“他们有一种观念,学者不仅要会做学问,还要能够把自己的 科研成果运用到实际中去,要用自己的实业把科研成果开发出来,形成产品为社会服务,这才是真正意义上实现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也就是所谓的新经济时 代。知识分子必须走出书斋,直面人生,心系社会。”

“在我国,多数人仍然对公立医院比较放心,对民营特别是某些 专科医院怀有质疑,您的感受是怎样?”王执礼听了记者的提问,点点头感慨:“目前,的确有少部 分民营医院给公众造成唯利是图、甚至欺骗消费者的恶劣印象,这与我国对医院投资的资质审查不严有关。在民营医疗机构成熟的国家,政府对医院投资人、董事会 的专业背景和社会声誉都有着严格审查。中国目前亟需可操作的细化的法规,政府既要加强对民营医院的管理,又要为社会资本投入医疗领域创造良好的社会氛 围。”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王执礼曾在“两会”上提交有关“打破医疗体制瓶颈,推动卫生改革事业发展”的提案,其中 重要一条便是开放、鼓励、支持社会资本进入医疗 行业。王执礼说:“我给你算一笔账,如果政府投资办一个三甲医院,至少要10亿元,这还不算每年的补贴;如果由社会资本来分担,政府就可以把钱用于边远贫 困地区的居民基本医疗保障。同时民营医院还可以给公立医院带来竞争压力,提升服务效率。应该说发展民营医院与医疗公益化并不矛盾。” 王执礼指出,如今很多人认为企业家办医院就是为了赚钱,其实在西方,成功人士往往以投资办医院为其热心公益事业的标志之一。

王 执礼可谓我国医改事业的见证者和推动者,他递交的好几份提案中均提到,希望新医改能积极推动公立医院改革,实现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扩大医保覆盖面和 报销比例,关注城乡弱势群体等议题。王执礼表示,这些年我国医改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他将卫生部对其提案的回复拿给记者看,“政府相当重视医改,我国是个 发展中国家,经济基础薄弱,人口基数大,卫生资源有限是不可避免的现实。卫生事业改革必须走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要在提高效率上做文章,让患者少花钱 多治病,减轻医疗支出和国家的财政负担。”

《以科技创新推动我国卫生事业的发展》、《重视中小学生的健康教育提 高我国青少年儿童的总体健康水平》、《以加强两岸医学交流与合作推动祖国和平统一事 业》、《加强糖尿病防治工作打造健康中国》……厚厚一摞提案资料让记者想起,医者,治病救人;医之大者,以大爱为旨。这种爱,有对事业的热爱,对人类的友 爱,对社会的关爱。曾看到这样一段话:“大家习惯地称他为先生,而我在这里却固执地称他为鲁迅医生,不是因为对他的不敬,是因为这样才能更确切地表达我对 先生的看法。”到此,“医生”二字终于得到正解。

 

从一个充满爱心的医者到糖尿病科研领导人

2005 年6月,时任国家卫生部部长高强亲临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进行调研,他鼓励王执礼为祖国糖尿病防治事业再立新功。谈及医院建设与管理,王执礼说,知 识水平决定医疗质量,“人才兴院”是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的首要战略。该院荟萃了一大批国内外资深糖尿病专家学者,如英国皇家医学会内分泌学会主席布鲁姆爵 士、教授,他为该院的名誉院长和学术委员会主席;英国原临床糖尿病学会主席维尔斯院士为该院高级专家;国际著名糖尿病专家、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糖 尿病中心主任李仕明教授为该院糖尿病足学科带头人。“医院好不好,品牌立不立得住,第一条就是技术,就是治疗效果。”

学 养深厚、科研成果卓著,王执礼本身就是医院的招牌。他首先发现了人体内源性胰高糖素肽-1(GLP-1),可促进胰岛β细胞分泌胰岛素,并能显著降低空 腹和餐后血糖。这意味着人类在外源性补充胰岛素方法之外,找到了一种通过人体内部调节机制控制糖尿病的根本途径。世界著名杂志,美国出版的《临床研究杂 志》(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不仅刊登了这项研究成果,并以编者按的方式予以高度评价,称之为糖尿病研究的重大突破。目前,此项科研成果已在世界范围内 广泛应用。王执礼还发明了用基因疗法治疗糖尿病,这是迄今为止糖尿病最新治疗办法之一:用一种特殊的穿刺针取下患者肌肉细胞,放到特定的培养液中培养。待 到细胞繁殖到一定程度时,将人的胰岛素基因采取生物化学办法“组装”在人的肌肉细胞内。经过一阶段培养后,上述细胞具备了分泌胰岛素的功能,最后根据患者 的使用剂量,向其体内注入适量的经过培养的已具备分泌胰岛素功能的肌肉细胞。这种疗法痛苦小,疗效高,可显著地减少糖尿病并发症,提高糖尿病患者的生活质 量。目前,该疗法已通过实验室研究,堪称具有广阔前景的革命性的糖尿病治疗方案。

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自成立以来 的26万多份病历表明,王执礼推出的“保护修复胰岛细胞功能的综合疗法”不仅让众多糖尿病患者的痼疾得到很好的治疗,部分早 期诊断的2型糖尿病患者经治疗后已完全停用胰岛素及各种口服降糖药,仅靠饮食和运动疗法已可将血糖维持在正常范围。王执礼说,病人长期口服降糖药,对逐渐 衰退的胰岛功能而言,就像是“鞭打疲马”,长此以往容易造成病情的恶化引发并发症。“保护修复胰岛细胞的综合疗法”其特点是:能迅速减轻高血糖毒性和高渗 性对机体组织和全身大中小血管以及微循环的损害,增强胰岛细胞和胰岛素受体的生物活性,修复糖尿病患者受损伤的神经纤维,使人体受损伤但尚未坏死的胰岛细 胞得以不同程度的修复并恢复一定的功能,人体分泌出更多的、高质量的内源性胰岛素,这样,不仅能平稳的控制病人的血糖,而且为机体细胞组织营造良好的代谢 内环境,阻断延缓和避免并发症的发生发展。

“中华健康管理十佳企(事)业单位”、“平安医院”、“医院管理先进 单位”……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获得了无数荣誉。国际知名糖尿病专家、英国内分泌学会主 席布鲁姆院士在访华时曾说:“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在对糖尿病患者的保护修复胰岛细胞方面,治疗理念上体现了糖尿病治疗的系统性、先进性和科学性。其治疗的 总体水平处于国际先进水平。该院医疗水平、服务、胰岛素泵同期使用数量和使用的经验,超过了英国和欧洲的绝大多数医院,可以称之为国际高水平的糖尿病专科 医院之一。”

关于服务,王执礼认为说到底就是要以人为本,倡导人文精神,坚持社会效益第一。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 的员工告诉记者,王执礼特别有爱心,常常主动提出为困难 患者减免医药费。在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有“四心”、“五主动”、“六多一句”的提法,即爱心、诚心、细心、贴心;主动关心帮忙体贴病人、主动耐心安慰病 人、主动热情接待新老病人、主动巡视病房、主动相送出院病人;入院时多介绍一句,操作时多说明一句,日常生活中多问候一句,治疗前多解释一句,治疗后多安 慰一句,出院多关照一句。“所谓德,是无影无形的,对事业的酷爱能让这种德的发挥无处不在。我从当医生的第一天起,就告诉自己不论什么情况,不收红包,这 是起码的德,然后再谈科研创新、回馈社会。”王执礼有一个计划,他要以朝阳糖尿病医院作为基地,在中国建50家国际水平的糖尿病专科医院,从人才培养、学 科建设、医院管理等全方位的促进我国糖尿病防治工作水平的提高。

王执礼称自己的生活习惯还算健康,不沾烟酒,常 年散步,慢跑,坚持读书,最重要的是保持客观平常心。他喜欢艺术,常常逛书画展、听音乐会。“这些爱好与您 学习哲学有关吗?”“有关!艺术是表达哲学的最美的方式。”“比较欣赏的哲学家是那位?”“黑格尔!”在王执礼的医学世界里,科学与艺术交相辉映,他对于 糖尿病的治疗方法之所以不是千篇一律,而是因人而异,通过组合求新求变,充分证实了哲学观在具体专业上的关键作用,而逻辑的、实证的科学精神与直觉的、经 验的艺术感受相互补充,让王执礼的医学之路以境界取胜,求真、求实、求美,为学、为人,均具风范。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本网站文章除本院发表文章外,其余文章不代表本院观点,仅供参考!
医院概况
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是一所按照三级专科医院标准建立并具有深远国际医疗、科研及学术合作背景的糖尿病专科医院。该院采用英国皇家医学院的诊..[详细]